撒贝宁介意被过度娱乐化:我觉得有点尴尬-中国游戏第一门户站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房产 > 撒贝宁介意被过度娱乐化:我觉得有点尴尬

撒贝宁介意被过度娱乐化:我觉得有点尴尬

 文章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 时间:2019-07-31 

  导语:近两年来,央视主持人撒贝宁频频在多档综艺性质的节目中出现。再加上与“国际章”的恋情传闻,为这位原本正襟危坐在法制节目镜头前的央视男主播,增添更多 的娱乐化意味。而在央视与灿星制作联合推出的大型公益舞蹈类节目《舞出我人生》中,小撒以“助梦人”身份登上舞台。节目中,小撒大展舞蹈潜质,为大众展现 出不同以往的一面。日前,在《舞出我人生》节目录制间隙,撒贝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,讲述他日渐娱乐化主持风格背后的缘由,以及以舞者身份参与这档节目的心情。拒绝回应恋情的他直言,他很在乎如何把自己的感情生活过好,等到愿意分享的时候,他会通过某种方式与大众分享。

  撒贝宁:我们是在舞蹈老师的指导下选择跳什么,前两次是节奏比较快的,比如第一次是牛仔舞,第二次是恰恰加上一些街舞的元素。第三次是比较单纯的现代舞。现代舞节奏比较舒缓,整个过程需要有更多的情绪和表现细节,这对我来说有难度。但难度最大的,是我在台上“助梦人”的角色,因为我要帮助我的舞伴实现梦想,这就要求我要表现得尽量完美。

  撒贝宁:在你们吃惊的同时,我自己也非常吃惊。因为我之前只有过一次舞蹈经历,那是在高中学校五四青年节的文艺汇演上,我曾经和同学一起表演了一个舞蹈节目,那是我唯一一次跳舞。所以对我来讲,这次的经历也会让我在这方面增加点自信,因为这是比较专业的舞台。

  撒贝宁:最大的对手是我自己。出现在这个舞台的高手太多。如果总是针对他们制定自己的战术战略,大部分精力都只能花费在那上面了。所以我只有把这些干扰信息屏蔽掉,自己认真地去跳、去琢磨。我觉得舞蹈是一个享受的事情,如果你自己都没办法享受的话,就没办法把快乐传递给别人。

  撒贝宁:我想过这个事情,因为这个节目中有个环节叫“帮帮跳”,如果我有什么特殊原因不能来时,可以请一个好朋友帮忙。如果要选,我首选尼格买提。我见过他跳舞,举手投足之间有舞蹈的气韵在。女主持人中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月亮姐姐,因为月亮姐姐特别会唱歌,在我看来一般歌舞不分家,只要节奏感好,在舞蹈中都能有一些表现。

  记者:你主持《今日说法》很多年,表现出的都是严肃的一面。但这两年你在很多综艺节目中出现。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什么?

  撒贝宁:从主持《今日说法》到主持综艺节目的变化,不是因为我个人,而是因为中央电视台在前两年有比较大的改革。从过去的中心管理制到现在的频道管理制。 过去《今日说法》归央视社教中心,现在被纳入央视一套管理。一套是综合频道,有新闻、法制,也有电视剧、纪录片。作为综合频道为数不多的主持人,我刚去的 时候男主持只有我、崔永元和李佳明。李佳明因为做寻宝节目全国各地跑,崔永元专注于《谢天谢地,你来啦》。我又年轻,所以综合频道其他的节目都交到了我的 手里,像《梦想合唱团》、《开讲啦》,包括现在这个舞蹈节目。我个人认为,自己在屏幕上状态的变化更多的是与工作安排的变动相关的。我自己也觉得一个法制 节目主持人,不可能每天在生活中也是一脑门子官司,观众在其他节目中看到的并不是另一个我,而是在生活中真实的我。

  撒贝宁:一个人的性格,以及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不可能在电视上完全展现。更多的时候,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是在节目范围内,把节目想要传达的情 感或者理念或者情怀带给大家。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是在电视中没有展示出来的,那可能今后在其他节目中有合适的机会的话,就像类似“跳舞”这样,连我自己都 没有发现的东西,到时候再和大家分享。

  撒贝宁:我觉得有娱乐精神不一定非要关注娱乐新闻。我的理解,娱乐精神就是你是否愿意给周围的人带来快乐,哪怕可能宁可牺牲自己的形象和大家开个玩笑讲个笑话,希望和我在一起的人能感受到快乐。

  撒贝宁:当然会介意。比如说最近,我跳舞明明是膝盖受伤,怎么媒体上就出来“撒贝宁和美女热舞,大腿内侧擦伤”。我说这个部位是谁传的,这个真 没伤到。这种娱乐化的倾向我就觉得有点尴尬。还有那次我参加《舞出我人生》节目从酒店出来,我的舞伴和工作人员在车上等着,大家很高兴,上去就开始聊天。 门外有个记者就拍了,之后没过两天登出来的是“撒贝宁与神秘女子暧昧”,我想说真暧昧的话我把门关起来暧昧行吗。后来他们说,要不然你解释解释,我说算 了,这种事解释的话就显得特别认真,大家反而觉得特别没劲。

  撒贝宁:我觉得对我来讲,没有刻意在职业发展方向上往综艺方向走,或者期望成为综艺节目中一个什么样的角色。只是目前的工作安排有这样一个工作 内容,如果我完成不好,我首先对不起中央台的信任,把节目交给你,结果你没有做好做砸了。第二最重要的是对不起观众,大家会觉得中央台怎么会找这样一个人 主持这样一个节目。所以在我能力范围内,尽我最大的能力把节目做好,做得让大家满意。

  至于未来,我觉得首先要看中央台整体安排和对主持人的培养方向,还有要根据我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的感受。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法制这一块彻底成为一 个娱乐节目主持人,或者说我现在立刻把所有带有娱乐色彩节目全部停掉,完全投身法制。我目前的工作状态尽量兼顾,把两边的工作都做好。至于未来的工作方向 或者重心还得慢慢再琢磨。

泰国试管婴儿多少钱保研论坛网站建设版权所有:中国游戏第一门户站 电话: 邮编:
地址: E-MAIL: ICP备案: